0%

16年10月便有写这篇文章的想法,还记得那时候刚刚学完PPP协议,已经快一年啦。
这篇文章同时发布在西电开源社区的Wiki上面在Linux上拨号上网(PPPoE)

这篇文章用来指导初学者设置ADSL Internet Connection,即拨号上网。若ISP(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)支持IPv6网络,则也可以通过IPv6接入因特网。

简介

Read more »

序 碎碎念
好吧,这八成又是一篇没有结尾的碎碎念。

从三月到现在,我一直在琢磨着,线性代数那抽象的符号下有啥具体的含义呢?我不想要抽象,我只想要在某个具体场景下的指代。现在呢?看过《线性代数的本质》后,很是惬意,自认为找到了它在几何上的解释。

这周扫过一遍那脏兮兮的教材,我把自己的疑问分成如下几个点:

  • 矩阵乘法
  • 矩阵的逆
  • 伴随矩阵
  • 行列式与矩阵的关系
  • 矩阵的秩
  • 矩阵的特征值与特征向量
  • 相似矩阵
  • 正交矩阵
  • 合同矩阵
  • 向量空间
  • 向量与线性方程组之间的关系
  • 向量组与矩阵的关系
  • 向量组的线性组合、线性相关是什么

以上,都是些什么东西?这是我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。

我觉得,人家用两个多小时的视频动画来解释上述东西的几何意义。我呢?只能用狗屎一般的文字来把自己的理解叙述出来。当然不可能如人家讲得明白啦,也没期望有缘人可以从我这里弄明白这些东西,有恍然大悟的感觉。但可以当个延伸吧,毕竟,我也探究了好几个月,看过的解说也不少(但认为系列的视频最简单易懂啦),也会有点视频之外的收获,不是么?

从《上帝掷骰子吗》到向量空间

不知道你是否看过《上帝掷骰子吗》这本书,如果看过的话,那薛定谔的猫是死了还是活着呢?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:猫未来的状态是不确定的,但穿越到未来的那个时间点,猫的状态就是确定的(未来没有如果)。书中提出了多维宇宙与平行宇宙的概念。这让我想到《三体 死神永生》中所描述的四维宇宙:当前的三维空间只是四维空间中的一个投影罢了。同样,不同的宇宙只是高纬宇宙中的不同投影罢了;未来本身就摆在哪里,只是当前的选择使自己步入了不同的宇宙。

Read more »

摘要

如果你不知道啥是“色温”,看这里

使用PhotoDemo这个工具的时候,我竭尽全力尝试找到一个简单、直接有效的算法在温度(Kelven 表示)与 RGB 值之间转换。这看起来是一个很容易找到的算法,因为在后期处理中,许多图片编辑器提供了纠正图片色彩温度的工具,每一个现代的摄像机——包括智能机——提供了一种基于光照条件调节白平衡的方法。

Read more »

4.29 日维修过后,有半个月了吧…拖延证有点严重。上月底一次停电,来电后,服务器网络有故障了,专门去了一趟老校区来修理。

到了机房,ifconfig 查看网络接口的状态。恩,大致是这样:
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vvl@xdlinux:~$ ifconfig
docker0 Link encap:Ethernet HWaddr 02:42:1a:1b:75:06
inet addr:172.17.0.1 Bcast:0.0.0.0 Mask:255.255.0.0
inet6 addr: fe80::1/64 Scope:Link
inet6 addr: fe80::42:1aff:fe1b:7506/64 Scope:Link
inet6 addr: fdbd:6b69:4dc6::1/48 Scope:Global
UP BROADCAST RUNNING MULTICAST MTU:1500 Metric:1
RX packets:162393390 errors:0 dropped:0 overruns:0 frame:0
TX packets:331323123 errors:0 dropped:0 overruns:0 carrier:0
collisions:0 txqueuelen:0
RX bytes:12041875764 (11.2 GiB) TX bytes:498767843534 (464.5 GiB)

lo Link encap:Local Loopback
inet addr:127.0.0.1 Mask:255.0.0.0
inet6 addr: ::1/128 Scope:Host
UP LOOPBACK RUNNING MTU:65536 Metric:1
RX packets:2238346 errors:0 dropped:0 overruns:0 frame:0
TX packets:2238346 errors:0 dropped:0 overruns:0 carrier:0
collisions:0 txqueuelen:0
RX bytes:377411960 (359.9 MiB) TX bytes:377411960 (359.9 MiB)
Read more »

这篇已经被废弃,x86 架构下 Linux 的系统调用与 vsyscall, vDSO与该内容部分相关,建议参考

随着对linux kernel的深入了解,如今感觉这篇文章其实是有不少错误的。为了留念,还是留下吧。
2019.03.14笔。

Linux 系统中,双击桌面图标或者在 Shell 键入命令,都可以启动一个程序,好奇其中的具体过程,便找来相关的文章、源码看了看,简要地记录下体会。

Read more »

选了《嵌入式程序设计》这门课,听了两节课,感觉还不错。课上,老师谈及了一些 C 语言的东西,感觉很(特)有(无)趣(语),尝试回忆并记录一下。

内存对齐

1
2
3
4
5
6
7
struct {
char a;
int b;
float c;
} A;

printf("%zu\n", sizeof(A));
Read more »

一开始就打算写写与策略路由有关的东西,前两篇的内容都在为此篇做准备。

原则型路由(policy-based routing, PBR)也称为策略路由(policy route),是一种决定路由的方式,由网络管理者决定路由原则,再根据这些原则来决定路由。比如如下的两个场景:对所有来自网络 A 的数据包,选择 X 路径;其他的选择 Y 路径;对所有 TOS 为 A 的包选择路径 F,其他选择路径 K。这些路由策略的实现便用到了策略路由。

静态路由与策略路由的区别

Read more »

第二篇谈谈 Linux 下的网络工具吧。

net-tools VS iproute2

其实有不少关于这二者的文章。简单地说:iproute2 替代了 net-tools。《精通 Linux 内核网络》这本书提到:net-tools 与内核的交互是由ioctl实现的,而 iproute2 则是netlink,后者提供了更强大的功能(其实我也不太懂…)。这图不错:
net-tools vs iproute2

Read more »

上学期,上课、上机、做实验、电装实习……忙得团团转,所以这内容只能慢慢补咯。

这里是书上一些概念的总结。

传递(delivery)

Read more »